精辟!《伤寒论》所用本草都在此文中,好学又好记

分类:微信精华    时间:2020/4/13 14:19:23    人气(1795)    评论(0)    作者:教县


提起蒲松龄先生,我们就会想起他那“鬼狐有性格,笑骂成文章”的《聊斋志异》,还有这句同样流传至今,激励了无数寒窗苦读的学子的座右铭。


可这几日,小半夏读了这位“世界短篇小说之王”所写的《伤寒药性赋》一文后,深深觉得这是一位被小说耽误的医学大家,短短千余字涵盖了《伤寒论》经方中所有药物的性味及功能,文字通俗易懂,语句畅达明快,非常便于理解和记忆。


不信?一读下文,便见分晓——


伤寒药性赋


麻黄发汗,最为雄骁;入足太阳之经络,启手太阴之皮毛。细辛温经而散水,少阴头痛而能疗。柴胡为少阳之专家,在经主气而在藏主血。葛根为阳明之的药,脾渴可解而胃热能消。补脾胃而升其阳,须升麻兮为引;通阳气而发其表,用葱白兮焉逃。瓜蒂吐寒饮于胸次,桔梗引药力于至高。发表吐涌,约此八条。


桂枝上行, 虚实两便:血气欲和,汗则自生;荣卫既调,汗亦自止。大热善走, 厥惟附子:能退阴而还阳,可起死而回生。干姜能去沉寒,性不走而莫比;又引气而入气分,亦引血而归血里。若欲止呕温中,则生姜可喜;人知其散风寒若彼,谁知其行脾津如此。茱萸大温,三阴并理;止寒痛于腹心,下逆气于胸里。蜀椒引肾逆以归经;巴豆泄糟粕而消癖。至厚朴之除胀消痰,亦因其下气耳。温热八种,约略尽矣。


至于平补,亦有数端:参能补气,而生土、生金,则生熟异用;术能益脾,而发汗、止汗,则苍白殊观。生地补真阴而凉血热;当归 入大厥而散内寒。甘草功大,止痛于咽,善泻心者,炙之能补;遇势急者,缓之能安。萎蕤治风湿而兼代参芪,粳米益脾胃而仍补下 元。健土胜水,饴枣一般,一入气分则不谋而然。


阿胶为肺家要药,虚实嗽皆可安痊;苟润燥而止痛,则须食蜜之甘。半夏止呕,又治寒痰;能燥津液,渴者忌焉。杏仁下气而润肺;桃仁破血而缓肝。甘澜水主伤寒之阴症;麻子仁润阳明之便难。鸡黄入阴而补不足;浆水化滞而解渴烦。又喜潦水发踪,而无助湿之偏。


若夫茯苓止渴而通小便,更利滞血于腰间;是生津缓脾之妙药,尤助阳除湿之神煎。猪苓去湿而止水逆之吐;泽泻行水而除淋沥之艰。滑石去湿热而通阴窍;通草去肺热而开化源。五者皆燥利之药,临时在用者之权。


乃若芍药敛血,性味寒酸;白补赤散,腹痛可安。五味子亦收肺气,宜常服于暑天。麦冬专入肺经,生津液而行血脉;天冬兼滋肾气,泄滞血而助其元。枳实疗痞满而治胸痹,不独为功于下部;枳壳医血痔而利大便,非徒降气于高巅。贝母则息嗽止渴,去心腹之结实;旋覆则软痞治噫,消胸膈之稠黏。小豆逐水,即排脓而亦用;乌梅云嗽,以治疣而能兼。如收敛之诸药,得苦酒而乃全。 


且如泻热则宜苦寒,疗疾各有其道:黄芩泄大肠而入胆部,除热湿 以有功;黄连泄心火而清中焦,入眼科而益妙。栀仁泄肺火,故得 津液之下行;黄柏泄膀胱,尤为滋肾之圣药。泄胃火则用石膏,热 得白虎方效;知母清无根之肾火,又凉肺金而行水窍。


温疟猖狂, 用白头翁;热利下重,秦皮与用。血分泄药,大黄为宗;酒浸可上,酒洗留中。芒硝润下而软坚陷胸。香豉去满,发汗得葱;得薤治痢,得酒治风。茵陈蒿治疸、治黄,为除热湿之药;土瓜根去邪、去水,有治瘟疫之功。


括蒌实补肺降痰,止消渴而胸垢可洗;括蒌根生津解热,消肿毒而月水能通。连翘主瘀热之在里;竹叶止喘促之 上冲。葶苈之辛以降气;梓皮之苦以去虫。寒泄各用,以发群蒙。 


又有破坚下水,大戟与甘遂同称;散湿下行,商陆与芫花并利。蜀漆破血而补飞神;海藻消肿而泄水气。敛正气、固脱阳,则加龙骨;止心痛、软胁肾,则加牡砺。石脂温清,可暖下焦;代赭甘寒,能镇水逆。铅丹微冷,是镇惊安吐之良方;余粮性涩,为阳明血分之重。猪肤治客热于少阴;胆汁治热渴而生脉。人尿主引火下行;中裈主阴阳病易。


仲景有百十三方,用药总八十九味,能因药而思方,自神理之可会。


中医真是太有魅力了,仲景有百十三方,用药总八十九味,能因药而思方,自神理之可会”。


通晓医理,本草入药,千般变化,万种风情,不同的排列组合就可以生成新的方药。药有穷尽,创制方药无穷无尽,这是我们中医人的骄傲和自豪。

本文选自蒲松龄先生的《伤寒药性赋》,由诵明书院编辑整理,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

图片来自网络  --编辑:小半夏-


发表评论:
古医门 Copyright© 2008-2021 记录学习中医的点滴,欢迎分享传阅 E-mail:tanjiaoxian@qq.com Top
建议分辨率为1024×768以上(宽屏最佳)IE9.0以上的浏览器浏览本站 Powered by 教县 粤ICP备08021525号